首页> 集团动态 正文

【广电故事】浙江新华广播电台

2019-05-15 10:26:11 来源:集团办公室 作者:洪永和

70年前杭州的5月3日,柳绿西湖,轻絮舞风,但空气中一早就弥漫着越来越浓郁的硝烟气味。千年古城,注定将在这一天彻底改写历史。中午时分,人民解放军三野七兵团第21军分兵三路,摧枯拉朽,急速挺进,直取钱江大桥、杭州城站、艮山电厂、笕桥机场等战略重地。下午2点多,枪声渐息,解放军全面控制整个市区,部队浩浩荡荡列队进城。

解放军首先接管的新闻单位,是《东南日报》(地处杭州众安桥浙江电视台旧址,《浙江日报》前身),并在报社打电话到浙江电台:现命你们保护好一切设施,我方部队即刻到达。估摸过了十几分钟,由鲁曼和汤化达同志带领一个班的战士,跑步赶到国货路13号(即现在的杭州青年路青年教会)浙江电台。此时,电台台长早已率领十几名工作人员等候在门口。鲁曼问:电台现在可以工作吗?台长答道:我们一直没有停止广播。听说大军进城了,但没有正式消息来源,所以一直在播放音乐。关于后面的过程细节,也许由于记忆的河床已被时间冲刷得太久,模糊了不同当事人的脑海印记,所以至今留存着两个总体一致也略有出入的版本。为了尊重历史,我在此实录如下。一个版本是:当时带队的鲁曼同志说,现在解放军已经完全占领杭州,电台要马上发布一个杭州解放的消息。台长说,是,是要让全市乃至全国都及时知道杭州解放了!鲁曼当即起草了我军解放杭州的消息,连同中国人民解放军《约法八章》,一起交给台长。下午4时,电台播出。而另一个版本,出自我潜伏国民党浙江电台的地下党播音员王濂方。据她的回忆:傍晚,我在没有任何稿件的情况下,即兴插播了“杭州解放了”这最最简单的一句话新闻,报道了杭州解放的特大喜讯。不管哪个细节更准确,我想有几点是可以明确的,即最早报道杭州解放的,是浙江电台,时间是下午4时左右,播音员是王濂方。当晚6点,北平新华广播电台转引浙江电台报道:我第三野战军以精锐部队主力一部,经长途穿插,于今日下午3时,解放浙江省会杭州……

话说王濂方,原是杭州女子高级中学(杭十四中前身)的一名进步学生,在其老师夏汝南的影响感召下,与余巾英、卢月梅等在1945年先后加入中共地下党组织,并根据组织安排,同年她首先打入浙江电台担任播音员,执行“长期隐蔽,站稳脚跟,团结争取进步群众”的潜伏任务。王濂方随后设法把余巾英、方佩萱介绍进入电台。据王濂方回忆,那时电台没有记者和编辑,播什么新闻全由播音员从报纸上摘选,早新闻6时播出。其时头头们还没有上班,我们便提出“先播后审”,由我们先从报纸上选择新闻广播,并经常将“共匪”“匪军”等词改为“共党”“共军”。而在剪贴送审时则偷梁换柱,重新改用国民党中央社的新闻。1947年,余巾英因受白色恐怖威胁,转移去了解放区。王濂方又及时介绍地下党员卢月梅进入电台。1949年4月,卢月梅作为浙江青年代表秘密赴北平参加第一次全国青年代表大会。因此,杭州解放前夕只有王濂方一人坚守电台。按照组织纪律,即便在解放军接管电台时,她也没有公开自己的真实身份。

两天后的5月6日,军代表陈浩天(首任浙江电台台长,1950年调任上海电台)带着部队进驻电台,指名要见王濂方。王濂方惊诧万分,军代表怎么会知道我呢?还没等她回过神来,陈浩天已在候播室摊开一大摞唱片和两张布告,一边命令马上开机,一边要求王濂方,立即用“浙江新华广播电台”的新台号连续播报布告,一则是《杭州市军管会第一号令》,一则是解放军《三大纪律、八项注意》,并特别关照,布告内有一个特别生僻的成语“怙恶不悛”,应该念“hu恶不quan”。若问军代表为什么一进电台便知道王濂方的地下党员身份,原来卢月梅北上途经淮安时,曾与余巾英不期而遇,而此时的余巾英,已是华东新华广播电台派往沪、浙等地接管广播电台大军的一员。“浙江新华广播电台,浙江新华广播电台,现在开始广播……”一个全新的呼号出现在了无线电波中。王濂方稍稍平复自己激动的心情,轻轻打开话筒,第一次公开以中共党员的身份开始播报。

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间正道是沧桑。1949年5月25日,经过一段时间紧张有序的筹备调试,浙江新华广播电台正式宣告成立。半个月后,浙江新华广播电台更名为杭州人民广播电台;1951年,更名为浙江人民广播电台、杭州人民广播电台;1953年,统称浙江人民广播电台。浙江人民广电事业不断掀开新的发展篇章。

返回首页

盛世彩票官网

友情链接:大发彩票  永利彩票平台  万利彩票  聚富彩票  万利彩票注册  大发彩票  万利彩票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