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集团动态 正文

【广电故事】冷暖五里亭

2019-04-10 19:11:46 作者:吴汉能

岁月悠悠。1988年2月12日,我和另一位记者洪加祥采写的《天上有个太阳,水中有个月亮——两个捡破烂的老人和五个“孤女”的故事》在省电台播出,距今已有30余年。今天回想起来,依旧感慨万千,唏嘘不已。

1987年隆冬,有同志告诉我,金华婺城郊区“五里亭”里栖息着两个捡破烂的老人和他们收养的一批孤儿,虽然生活极其清苦,但一家人相依为命,充满无限温馨。老汉叫张洪斌,老妇叫楼小英,大闺女张美仙,两个小女儿分别叫晶晶、菊菊,一个儿子是亲生的,叫张福田,小讨饭出身。两个女婴尚未取名。在后来采访中,我给她们取名一个叫方方,一个叫圆圆。

在这个被遗忘的角落,在那个贫穷的年代,这个故事除了让人怜悯、让人心酸,好像还真的找不出一点值得报道的由头。不过,我们还是请他们一家人站在五里亭的石门槛上拍了张全家福。这也是他们一家平生第一次在人间留下的影像。

说实在的,他们实在不善言谈,即便谈了很多以往的坎坷经历,也很难让我落笔。于是,我就一趟一趟地去观察他们的生活。我看到了,他们尽管赤贫如洗,但俩老却在救起一个个奄奄一息小生命的同时,愣用自己捡破烂换来的点滴收入,喂养着这些孩子。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在支撑着他们呢?张洪斌老汉扔给我一句话:我们连破烂都要捡,何况活生生的命?不经意的一句话,让我突然感受到一种深沉厚重的博爱善良,在这对目不识丁老人的血液中流淌着,从而也意识到这“五里亭”的一家人,仿佛就是烂糊泥中的一块“真金”。

我和洪加祥赶到兰溪市招待所干了个通宵,一气写出了长篇通讯《天上有个太阳,水中有个月亮》。随着浙江电台、《金华日报》的报道,“五里亭”的故事不胫而走。紧接着,《钱江晚报》《上海青年报》《读者文摘》等十几家报刊相继转载。《青春》和《报告文学选刊》还以《黑户》为题,刊载了长篇报告文学。新华社摄影记者专程赶到金华,拍摄了一组《人间自有真情在》的照片。继而,不少省市电视台甚至中央电台、中央电视台等都作了跟进式报道。《焦点访谈》称赞张洪斌、楼小英夫妇是“中国希望工程第一人”。

小小五里亭,凝聚着来自血缘和非血缘的父母之爱、姐妹之亲、兄妹之情。两个被视为社会最底层的人,满满的一家“黑户”,心中却拥有无比圣洁的爱,震撼着海内外千千万万颗心。数以千计的信函、汇款单、包裹单从四面八方飞向“五里亭”。

然而就在各种报道铺天盖地之时,当地相关部门却感受到一种异样的压力,认为报道抹黑了他们的形象。他们写出了一份调查报告送往省里,并认定张洪斌与楼小英存在“非法同居”“贩卖儿童”等种种嫌疑,决定将俩老迁返原籍,孤儿送福利院,五里亭拆毁。

正当有关部门准备执行该决定时,省委负责同志来了批示:要求“给予合情合理安置”。与此同时,《人民日报》《解放日报》也继续跟进报道了《冷暖五里亭》《五里亭的风波》。在全国媒体的舆论推动下,当地部门转变了态度,经多方商量,依照国家政策法令,对这户特殊家庭作了安置。“黑户”的帽子终于摘掉了。张洪斌老汉在接过户口本时激动地说:我们现在终于是个堂堂正正的人了!

三年后的春节,我重访张老汉一家。“五里亭”三个石刻大字依旧,但已今非昔比,新做了木大门,红砖砌了墙洞,室内已隔成六间,还有厅堂客房,相当宽敞。我问他过年准备点啥,他乐呵呵地说:比起三年前,真是一个天一个地。晶晶、菊菊已经上小学了。最幸运的当然是美仙,以前走在路上比别人矮一截,现在已是金华色织布厂的挡车工。张福田买了一辆三轮车,办理了准运证和执照,兴致勃勃地跑起了客运。

“五里亭”远近闻名,仿佛成了人们净化心灵的殿堂,时有三三两两的人捎点吃的用的东西来探望,静静地来默默地走。同样,张洪斌一家也受到了一场社会真情和爱心的洗礼。“没有政府,哪有我们的今天?”这是张洪斌老人的肺腑之言。          

(作者系集团退休人员)

返回首页

盛世彩票官网

友情链接:大发彩票  万利彩票平台  98彩票官网  大发彩票  永利彩票平台  迅雷彩票官网  万利彩票注册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